青菜聊聊《烏合之眾》我們是如何癲狂的?#7
烏合之眾

青菜聊聊《烏合之眾》我們是如何癲狂的?#7

contributed by <Tim096>

群體的力量

大約在一個世紀前,傳統政治體制與君主的對抗是各個事件的主要因素。而當今政治和統治者個人目的之間的敵對已經不再重要,因為群體的呼聲反而佔據了優勢,具有決定權。現在是統治者代表群體的靈魂,統治者不再是只為菁英階級服務。
但是群體很容易被操弄,並且不擅長講理,相反的是特別富於行動,群體有個特性,他們不喜歡被挑戰,通常都是不容辯駁的。

被操弄的群體通常不知曉,甚至還認為自己的行為是獨立思考後的結果。

群體並沒有能力誕生自己的觀點,通常一個群體的觀點都是外力強加上去的;也沒辦法憑藉理論上平等的基礎規則來領導他們,而是尋找一些能夠令其印象深刻的事物來誘導群體。舉個例子來說通常緩慢地增加消費稅,人民是比較容易接受的,但是通常只要提高一點點所得稅,人民總是情緒亢奮的,或許一次性支付的所得稅反而還沒有消費稅來的高,但群體是不理性的。

很多時代的「大革命」通常也都是這樣發生的,用歷史宏觀的角度來看是不可理喻的,但宏觀的歷史角度總是沒有考慮到群體心理這一個因素,也是人們在看過去時常會有的一個誤區。通常個體的性格都是多變且猶豫不決的,但群體卻不一樣,雖然群體可能因為某件事情轉瞬即逝,但群體的所呈現出來的性格通常都是清晰且簡單的。群體容易讓人有歸屬感,個體在此時容易進入癲狂,個體的個人意識與人格在群體當中容易被隱藏,並且感覺到自己就是如此,而行使群體所做之事是正義的(文革神風特攻隊法國大革命、希特勒等等)

這本書在 1895 年出版,卻準確地預測到了 1934 年的希特勒,而希特勒也是深知群眾心理學的佼佼者。作為群體的個體們,僅僅由人多勢眾造成的事實,就能夠產生一種感覺,覺得自己擁有了不可戰勝的力量。當個體獨自一人時,必然會受到約束,但在群體當中的個體,每個人沒有名稱,不會對個體指名道姓,從而減少了作為個體的責任感、道德感。 而且,在群體當中的個體是很容易被情緒所感染的,甚至是行為也具有感染性,個體此時很容易因為有了歸屬感,從而讓利於群體。 最後因為群體會造成一種錯覺就是大家都在做,從而形成暗示的作用,導致讓個體的理智斷掉的現象。通過群體之間互相影響的方式,這種情緒蔓延會成指數級的增長,令效果進一步的放大。

我們很常看到許多人作為個體時,是有學問有教養的,但是一加入某個群體後,作為個體的我們是很容易被影響的,就像主委所說的,要嘛我們直接離開那個環境,但在現實生活中總有時候需要接觸到群體,此時我們上一本一起讀的《反智 The Irrational Ape》的重要性也凸顯而出來。如何隨時回過頭好好思考,是否自己反智了呢?

群體中的個體,不僅僅是在行為上與之前的自己不同,甚至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這個改變是誇張的,讓鐵公雞變成敗家子、讓懷疑論者變成信徒、讓善良的公民成為罪犯。舉個例子﹔在南京大屠殺事件的期間,出現了大規模的砍人頭比賽的事件,那時候他們會以砍了幾個顆人頭、強姦了幾個婦女為傲,筆者相信作為個體的他們肯定是不會那麼做的,但作為的群體的他們已經通過了互相影響的方式,達到了癲狂。作為個體的他們會想到自己現在殺的這個人也有家人跟自己一樣是個人,作為群體的他們卻只把殺人當成了一種獎勵的機制。

作為群體也不全然是件壞事,特別是歷史上許多的改變,甚至推翻掉一些不合理的事情,也都是仰賴群體,因為只有作為群體的他們,才能使得個體願意成為英雄壯烈犧牲,特別是為了群體當中的信仰或理念的勝利時。一切都取決於自己是否有能力判讀好壞族群的不同。

南京大屠殺
南京大屠殺 – (來源 : Google 圖片)

被竄改的歷史,被欺騙的自己

近代的歷史上有一個人不到半個世紀被多次修改,多次用不同的方式在世人面前出現,那就是「拿破崙」。在 19 世紀的人眼中,他是一個民族英雄。他宣揚的是「自由、平等、博愛」,甚至是一個寬容且不求私利的聖人般的存在,然而在三十年後,他卻變成了一個篡奪自由和力量之後,造成三百萬人死亡,僅僅是為了滿足他的個人野心。在當代,我們看見了一個傳奇的改變,這些記載不知道會在被改編多少次,甚至在未來某些學者會開始懷疑這些互相矛盾的歷史,懷疑「拿破崙」是否真實存在?

使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就可以看到完全不同樣貌,我們在股市當中時常會迷失自己,又或許是讓自己迷了路。甚至有時候會因為狹隘的觀點,讓自己看見了不存在的自己,那些被竄改過的記憶,此時非常適合用批判性的思維好好的檢視自己一番。

任何群體都是宗教

演說家不是為了讓你對一件事情有完整的一套邏輯而生的,他是為了讓群體引發想像而生的,事後過來看某些演講爛透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些聽眾群體上,卻有者超乎異常的影響 ! 人們需要的不是一個理性的推理,群體是想要簡單明了的歸因,例如:「民主進步黨在臺灣民主政治做出貢獻,高雄鄉親也給了他們 20 年的執政,說一句不客氣的話,已經不欠了,完全不欠民進黨了。」這句簡單的歸因,可以輕易的搧動群體,群眾可以把一個複雜的事件,簡單明了歸因,讓群體輕易地認為自己找到了浮木。

越是簡單越是激動人心,充斥在人們的心頭。

股海 – 作為群體的市場,作為個體的自己

上漲時你比你自己想的還要勇敢,下跌時你卻比你自己想的還要膽小。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在股票市場大牛市時,作為個體的自己會被群體所影響,特別又是在自己的內心不夠強大時,特別的容易被煽動,可能是因為對於金錢的貪婪,也可能是對現實想改變生活的自己的期許;股票市場大熊市時,同樣恐懼以及不安的情緒也會被放大,在自己的內心沒有強大的心性時,總是會願意相信那些道聽塗說,而恐懼不安同時也都侵蝕者你的理智,讓你陷入深淵之中。

Tim096 讀後心得

由於作者身處的時代的關係,這一本書其實存在者一些偏頗的見解,但是筆者認為這一本書的價值還是非常高的,它可以讓我好好的反思自己是不是在什麼時候也被操弄了,又或是被群體所影響了呢?配合《反智 The Irrational Ape》一起看,就會知道自己被影響,以及知道如何避免被影響,對於冷靜判斷事物非常有幫助,在市場中能穩定且理性的看待自己的持股,又或是自己的策略,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甚至說是最重要的事也不為過。

Gooaye AI 推薦閱讀機器學習中: